资产负债双双“缩表”vs不良“双升”哈尔滨银行去年减值损失增幅113.6%
2020-05-22 08:38:54
文章来源
发现网

  摆在哈尔滨银行面前的,除了年资产负债双双“缩表”,资产质量也不容乐观,不良贷款余额52.52亿元,不良率1.99%,亦都高出行业均值。

  

  地处东北哈尔滨银行是东北地区首家上市的银行,上市以来净利润增速逐年放缓,2019年更是出现大幅下滑,同比下降34.79%。与此同时,资产质量也不容乐观,不良“双升”,不良贷余额52.52亿元,不良率1.99%,高出行业均值。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哈尔滨银行的股权发生大变动。该行的第一大股东哈尔滨经济开发投资公司斥资52.08亿元受让了该行约10.97亿股股份,由此其持股比例升至29.63%。

  

  面对宏观经济持续调整的压力,哈尔滨银行资产负债双双“缩表”,不良压力持续上升。告别“明天系”的哈尔滨银行被收归国有之后,能否走出经营困境?针对哈尔滨银行经营方面的挑战,发现网向哈尔滨银行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哈尔滨银行未就有关问题作出合理解释。

  

  净利润同比下降34.79% 减值损失增幅113.6%

  

  近期,哈尔滨银行发布了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该行资产总额为5830.89亿元,较上年末减少约325亿元,降幅达5.3%。

  

  此外,2019年哈尔滨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51.24亿元,同比增长5.58%;净利润为36.35亿元,相较上年同期55.74亿元同比下降34.79%。

  

  对于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哈尔滨银行在年报中指出,2019年监管趋严,再加上不良贷款核销金额增加导致减值损失相应增加,哈尔滨银行减值损失为51.81亿元,同比增加27.55亿元,增幅113.6%。

  资产负债双双“缩表”vs不良“双升”哈尔滨银行去年减值损失增幅113.6%


  不过,哈尔滨银行净利润出现大幅下降34.79%也有先兆。据哈尔滨银行发布的历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近五年来的净利润增速逐年放缓。从2015年的17.42%下降到2018年的5%,2019年更是直接出现负增长。

 

资产负债双双“缩表”vs不良“双升”哈尔滨银行去年减值损失增幅113.6%


资产负债双双“缩表”vs不良“双升”哈尔滨银行去年减值损失增幅113.6%

 

  而造成哈尔滨银行净利润下降的另一大原因是营业费用的上升。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行营业费用为51.53亿元,同比增长12.2%。其中,员工成本是营业费用的最大组成部分,占2019年营业费用总额的53.6%。2019年,该行员工成本为27.62亿元,同比增长21.7%。对此,哈尔滨银行在年报中表示,主要是与该行增设分支机构,薪金及福利增加以及优化薪酬结构,加强绩效与业绩考核挂钩力度相关。

  

  资产质量持续恶化 不良率连续五年上升

  

  营收净利润出现异动背景下,哈尔滨银行资产质量持续恶化。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哈尔滨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规模为52.5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99%,升高了0.26个百分点。

  资产负债双双“缩表”vs不良“双升”哈尔滨银行去年减值损失增幅113.6%


  事实上,该行已经连续多年不良“双升”。数据显示,2015-2019年,该行不良贷款分别为20.79亿元、30.82亿元、40.37亿元、43.97亿元和52.52亿元;同期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0%、1.53%、1.70%、1.73%和1.99%。而银保监会公布的2019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哈尔滨银行已经高出行业均值。


 资产负债双双“缩表”vs不良“双升”哈尔滨银行去年减值损失增幅113.6% 


  从贷款的分类情况来看,2019年哈尔滨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主要受公司类贷款不良率上升的拖累。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该行公司类贷款整体不良率由2018年的1.09%上升至1.89%,个人类贷款则下滑了0.33个百分点。

  资产负债双双“缩表”vs不良“双升”哈尔滨银行去年减值损失增幅113.6%

  从贷款行业占比看,贷款金额前三的行业分别为租赁和商务服务类、批发和零售业和房地产类,占比分别为13.3%、13.2%和11.3%。而公司贷款中不良率最高的行业分别为制造业、农林牧渔业和建筑业,其中制造业的不良率高达11.31%。

  

  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业和制造业,不良贷款额分别为5.76亿元和8.81亿元,不良率分别为1.65%和11.31%。

  

  哈尔滨银行解释称,这两类贷款不良率上升的主要原因一是2019年一些大型国有性质的制造型企业实施破产重整,部分原来优秀的国有借款主体发生违约,涉及债委会等债务重组企业增加。另一方面,该行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为小企业客户占比较大,受经济增速放缓影响,资金链紧张,偿债能力下降。

  

  旗下32家控股村镇银行亏损超过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哈尔滨银行控股的32家村镇银行共亏损达3.054亿元。哈尔滨银行解释称主要是整体宏观经济下行,面临的信贷风险有所上升及增加拨备计提水平所致。

  

  为提升金融业务差异化发展的竞争实力,哈尔滨银行积极布局村镇银行。仅2017年一年就新开设8家村镇银行,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2家村镇银行。

  

  不过,原本作为新的业务增长点和新的利润增长点的村镇银行,并没有给哈尔滨银行带来惊喜。相反,近3年来,哈尔滨银行控股村镇银行净利润持续大幅下跌,到2019年亏损超过3亿元。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哈尔滨银行控股村镇银行32家,下设村镇银行支行41家,主要分布在国内的东部、中部以及西部地区。截至2019年12月31日,32家村镇银行资产总额达到人民币222.51亿元。其中贷款总额为人民币135.06亿元,同比上升7.11%;存款总额为人民币162.17亿元,同比上升7.43%。

  

  2019年,这32家村镇银行净利润亏损达3.054亿元,与2018年实现净利润640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577.19%。

  

  客观而言,哈尔滨银行村镇银行业绩出现大幅亏损一个是受地域影响较大,哈尔滨银行布局的村镇银行主要分布在东北地区。而从整个银行业的情况来看,受东北整体经济持续调整的影响,不论是国有金融机构还是地方银行机构在东北的盈利都不佳、一些银行在东北连续两年亏损、一些银行也是微利的状况更引起人们的关注。甚至有的人提出东北已经成为银行的黑洞。

  

  另一个因素就是哈尔滨银行对村镇银行管理经营能力水平不高。村镇银行网点布局虽然对银行拓展小微、“三农”业务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但村镇银行业务支持能力、风险控制能力、客户服务能力、信贷支持能力完全受制于村镇银行的资本能力和控股银行的支持能力。

  

  作为地方性商业银行,哈尔滨银行自身存在一定的弱点和不足,这种弱点和不足在自身的发展中可能表现的并不充分,但是一旦面临大量的管理输出和资本输出时,其自身存在的缺点和不足就无限放大,并进而成为实现利润的障碍。

  

  更重要的是,村镇银行缺乏规模优势,哈尔滨银行控股的32家村镇银行中,平均每家村镇银行的资产规模、贷款规模和存款规模分别只有6.95亿元、4.22亿元和5.06亿元,无论是哪个规模都远远小于银行的一些小支行。

  

  150亿元国资接手 股权转让尘埃落定

  

  作为一家扎根于东北的地方城商行,股权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尤其是与“明天系”资本的纠缠不休,引发市场与监管部门关注。

  

  为了解决股权纠纷以及回归A股市场,2019年11月份,哈尔滨经济开发投资公司和黑龙江省金融控股集团两家地方国资股东受让公司其他六家股东合计28.49%股份,总价达149.79亿元,为该行回A上市扫清股权障碍。

  

  具体来看,黑龙江科软及黑龙江同达拟将其分别持有的7.2亿股(占总股本的6.55%)及3.78亿股(占总股本的3.43%)内资股转让给哈经开,转让对价总额约为人民币52.08亿元。

  

  此外,鑫永胜、天地源远、拓凯及巨邦拟将其分别持有的6.4亿股(占总股本的5.82%)、5.72亿股(占总股本的5.2%)、5.22亿股(占总股本的4.75%)及3.01亿股(占总股本的2.74%)内资股转让给黑龙江省金融控股集团,转让对价总额约为人民币97.71亿元。

  

  哈尔滨银行在公告中表示,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哈经开将合计持有公司32.58亿股内资股(分别占公司已发行内资股及总股数的40.87%及29.63%),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黑龙江省金融控股集团将直接及通过其下属哈尔滨市大正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间接持有公司合计20.4亿股内资股(分别占公司已发行内资股及总股数的25.59%及18.55%),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黑龙江科软、黑龙江同达、鑫永胜、天地源远、拓凯及巨邦将不再持有公司任何股份。

  

  通过此次系列的股权转让,也意味着哈尔滨银行股权控股问题得到解决。不过在股权问题上,哈尔滨银行依然面临转让频繁的问题。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该银行确实存在股东股权被质押和冻结的情况。截至2017年9月14日,共有10名股东合计将所持的13.29亿股质押,占全部股权的12.09%,其中前十大股东中有两名股东合计有12.12亿股被质押,占全部股权的1.74%,这两名股东为鑫永胜和天地源远。

  

  另据招股书显示,哈尔滨银行的股权变动也异常频繁,累计变动1426次,其中报告期(2014-2017年6月末)内就发生了45次变动。

  

  回归国有控股后的哈尔滨银行后续发展依然面临挑战严峻,该行在年报中称,2020年国内经济增长面临下行压力,加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部分行业受到冲击,而随着利率市场化逐步推进,市场竞争更激烈,负债成本的控制更加困难,净利差、净利息收益率面临较大下降压力。

  

  资本市场上,哈尔滨银行在香港上市后并未受到资金的追捧,股价一路下跌,在其发布2019年年报后,3月31日,该行股价创上市以来新低,跌至1.16港元/股,离“仙股”仅一步之遥。截至5月19日收盘报1.25港元/股,较发行价下滑56.9%,股价已腰斩。

  资产负债双双“缩表”vs不良“双升”哈尔滨银行去年减值损失增幅113.6%


  值得注意的是,在哈尔滨银行净利润大幅下滑的背景下,包括董事长、行长在内的董监高年薪出现部分下降。董事长郭志文在2019年的年薪下降了157.7万元,税前薪酬共计299.9万元,其中延期支付101.6万元。除了董事长郭志文外,吕天君行长的薪酬也略微降至263.4万元。年薪超百万董监高达到6位。

  

  在合规经营方面,哈尔滨银行违规问题2019年有所抬头。 2019年11月12日,重庆银保监局的罚单显示,哈尔滨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因未对集团客户统一授信、流动资金贷款违规进入房地产开发企业,被罚款共计人民币45万元。这反映出哈尔滨银行在内控和规章制度流程监督上仍然存在一定瑕疵。据发现网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9年12月,哈尔滨银行因违规被罚金额已经超过200万元,远超2018年同期。

  

  (发现网记者 罗雪峰 周子章)


责任编辑:

哈尔滨银行

城商行

中小银行

银行

免责声明

发现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请联系本网。

  • 京ICP备05049267号

  • 京ICP备05049267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063

  • 版权所有 发现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