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喂养”你的欲望
2020-11-02 11:42:14
文章来源
发现杂志

高水平的正念冥想是如何克服成瘾问题的。

  

  [美]罗伯特·赖特 宋伟 译

  

  “自律”真的是个问题吗

  

  如果你对某种东西上瘾,很有可能会在某个时间节点反复权衡要不要沉溺于这种形式的满足感。或许在尝试过几次之后,你认识到它的诱惑性,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意识到它最终可能会控制你。但不管怎样,肯定在某个时间节点,天平倒向了短期的满足感。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得满足的机会不断出现,你做权衡越来越少。获得即时满足的驱动力越来越强,你根本无法抵抗——这就是成瘾的过程。


微信图片_20201102114328.jpg

  

  高中橄榄球教练对此有自己的一套比喻。他们说,自律就像肌肉——如果你用,它就变强;如果你不用,它就变弱。这种老套的说法确实符合一般规律,很恰当,有些研究该领域的心理学家也经常用这种比喻来描述他们的研究结果。不过,有一个有趣的问题,这些心理学家不太会去问为什么肌肉的比喻很恰当。换言之,为什么早期的成功自律会带来更多的成功,而早期的失败则会带来更多的失败?如果自律真的对生物体有好处,自然选择就不会让早期的几次挫败毁掉自律。然而毫无疑问,吸食过几次海洛因之后,人生就完了。为什么?

  

  要回答这些问题,有一种方法就是抛开“自律像肌肉”这个有用却有局限性的比喻。我们来把这个问题翻译成模块化的语言:倾向于放纵的模块赢得几次争辩后,力量不断壮大,对立的模块连尝试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了。为什么自然选择会有这样的设计,使获胜的模块变得越来越强?

  

  想象两万年前的祖先,你的曾曾曾……祖父。假设他当时还是个年轻人,假设他的某个模块——大概就是弗洛伊德所谓的力比多——鼓励他向一位女子求爱。另外一个模块则提出要谨慎:“或许她会拒绝你的求爱,你会受辱;或许她会告诉别人,她拒绝了你的求爱,你就会进一步受辱。”或者,如果她已经有了配偶,提出警告的模块就可能会说:“如果她把你令她讨厌的求爱之事告诉了她强壮的丈夫,她的丈夫要把你喂狮子怎么办?”

  

  现在假设第一个模块赢了,你的祖先去求爱了;我们再假设力比多模块是对的,求爱没有遭到拒绝,性行为随后而至,而她强壮的丈夫则一直被蒙在鼓里。嗯,下一次这两种声音——一种提议去求爱,另外一种提议约束自我——相互发生冲突时,倒向第一种声音难道不是很合理的吗?毕竟,上次第一种声音是对的。它上次的正确说明了两点:一是这个祖先对女性有吸引力这个想法并非毫无根据;二是这个祖先的大脑善于捕捉女性表达兴趣的蛛丝马迹。

  

  如果换一种情况,求爱遭到拒绝,你的祖先遭受侮辱,成为狩猎-采集村庄里的笑柄;或者,更糟糕的是,在成为笑柄之前他还被对方强壮的丈夫暴揍了一顿,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下一次给力比多模块的力量会小很多,给提议自我克制的模块更多力量,也就说得通了。毕竟,上一次后者是对的。

  

  重点在于,自然选择这样设计模块化的大脑是有道理的——“获胜”的模块在做审判时会有更多的力量。

  

  一个模块变得越来越强,而不是某种所谓“自律”的全能“肌肉”变得越来越弱——用这种方式描述自律有两个优势。首先,这种视角有助于解释这个问题一开始就这么难缠的原因。我们很难想象,为什么自然选择会这样设计一块名为“自律”的“肌肉”,初期的几次失败就导致它彻底无能;但是,我们很容易想象自然选择为什么会设计出各种模块,随着不断的成功而不断变强,很容易想象为什么自然选择会将满足感作为成功的定义。

  

  新方法

  

  从模块化角度思考自律问题的第二个优势在于,可以提供解决问题的新方法。以强化自律肌肉为目标,与以弱化某个占据主导权的模块为目标,是不同的。

  

  如果你采用前一种方法,主要在于抑制诱惑。你感到有要买香烟的冲动,会努力把这种想法从头脑中赶走。毕竟,有一种叫“自律”的东西存在,而你必须加以训练——你必须把它带上战场,消灭敌人!

  

  但是,假设你把这个问题想象为养成某个特定顽固习惯的某个特定模块,你又会怎样克服这个问题呢?你可能就会尝试一下正念冥想之类的做法。看看高水平的正念冥想是如何克服成瘾问题的,这就能理解我的话了。

  

  这种方法是贾德森·布鲁尔向我介绍的,他在耶鲁医学院从事相关研究。布鲁尔说,基本思路就是不要抑制欲望,比如抽烟。这并不是说要屈从于欲望,点上一支烟,而是说不要试图把这种想法从大脑中赶走。相反,要遵从用于克服其他恼人情绪——焦虑、憎恨、忧郁、仇恨——的正念技巧。你只须平静地(或者根据情况,尽可能平静地)审视这种感觉。身体的哪一部分感受到了这种欲望?这种欲望的质感是怎样的,是锋利的,还是枯燥无味的?你这样审视的时间越长,那种欲望就越不像你的一部分,你利用了正念冥想的基本矛盾:从足够近的角度观察感觉,能使你与这种感觉保持临界距离。感觉对你的控制放松了,如果放松到一定程度,它就不再属于你。

  

  有一个缩写词可以描述这种技巧:RAIN。首先,你辨识(Recognize)出感觉。然后,你接受(Accept)这种感觉(而不是尝试驱散它)。之后,你审视(Investigate)这种感觉及其与你身体的关系。最后,N代表不认同(Nonidentification),或者说是不执(Nonattachment)。以此为结尾很好,因为不执于事是佛陀给我们开出的万能药方,可以帮助我们摆脱苦恼。

  

  布鲁尔称这种疗法就是不要“喂养”这种抽烟的欲望。他说:“如果你不喂流浪猫,它就不会再来到你的门前。”

  

  我喜欢这个比喻,也喜欢其中隐含的意义。在你身体内的某处,有一只需要驯化的动物。大脑模块化模型认为,在某种意义上,你的大脑中有很多动物——它们具有一定的独立性,有时会争夺主导权。而且,我刚才也提到过,模块的行为和动物一样,也是由正向强化塑造的:如果它们不断从某件事上获得奖赏,就会不断重复这件事。这显然就是上瘾。一只老鼠发现按下开关就能得到饭团;同理,模块发现,如果产生点燃香烟的冲动,就能得到尼古丁。

  

  这种对比可以更好地说明抑制吸烟的诱惑与用正念应对这种欲望之间的区别。抑制诱惑就好似在每次老鼠靠近按钮的时候把它赶走。这种做法短期内有效,如果老鼠不按按钮,就不会有饭团掉出来,或许过一会儿老鼠就会放弃。然而,一旦老鼠有机会来到按钮旁,它就会按下去,因为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按下按钮得不到食物。而要我说,正念对待这种欲望更像是一种特别的安排,老鼠按下按钮之后,不会有饭团出来。欲望——类似于按下按钮的冲动——可以充分形成,然而得不到强化。因为正念审视过这种欲望,已经使其失去了力量,打破了冲动和奖励之间的联系。随着时间的推移,欲望一次又一次地涌起,但都没有带来满足感,欲望就会终止。

  

  在布鲁尔组织的吸烟实验中,这种方法比美国肺脏协会推荐的传统戒烟方法更有效。

  

  (摘自《洞见:从科学到哲学,打开人类的认知真相》一书))


责任编辑:刘利香

成瘾

满足感

免责声明

发现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请联系本网。

  • 京ICP备05049267号

  • 京ICP备05049267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063

  • 版权所有 发现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