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呆”将统治数字世界?
2020-11-09 12:55:53
文章来源
发现杂志

无论在哪个行业,都必须明白将文科教育与技术结合起来的非凡潜力。

  

  [美]斯科特·哈特里 武建勋 译

  

  许多来自创新技术驱动企业的成功创始人表示,文科为他们以新的方式开辟和利用技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微信图片_20201109125721_meitu_1.jpg

  领英的创始人雷德·霍夫曼是牛津大学的哲学硕士;亿万富翁彼得·蒂尔既是风险投资家,又是贝宝的联合创始人,他学的是哲学和法律;彼得·蒂尔在帕兰提尔技术公司的合伙人、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卡普曾获得法学学位,随后又获得了新古典主义社会理论的博士学位;爱彼迎的创始人乔·杰比亚和布莱恩·切斯基曾在罗得岛设计学院获得艺术学士学位;雷拉特伊克的创始人史蒂夫·洛克林,学的是公共政策专业,他创建的这家公司3年后被软件营销部队以3.9亿美元收购;软件营销部队的联合创始人帕克·哈里斯在明德学院时主修英国文学;惠普前首席执行官卡尔利·菲奥里纳主修中世纪历史和哲学;视频网站油管的首席执行官苏珊·武伊齐茨基在哈佛学的是历史和文学。

  

  放眼硅谷,许多科技典范所受的教育,都建立在质疑和严谨思维的基础上,许多技术公司的建立也都是基于文科教育所教授的哲学。在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的创始人是英语专业出身的马云。毫无疑问,虽然技术专业出身的人也拥有大量机遇,当今世界对他们的需求也很大,但对于当今技术驱动型经济来说,很多人忽视的一个关键点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工具箱变得越发普及易得,我们的差别——我们最有利的竞争优势——变成了文科所教授的那些东西。

  

  “文艺呆”和“科技宅”的由来

  

  我在斯坦福大学读本科时,第一次听到了“文艺呆”和“科技宅”这种说法。如果你主修的是人文科学或社会科学,那你便是“文艺呆”;如果你主修的是工程学或计算机科学,那你就是“科技宅”。

  

  对文科学生的这种称呼听起来轻松愉快,与斯坦福大学作为技术创新中心所拥有的颇具威严的领导地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斯坦福大学从不阻止学生将课程表排满文科课程,因为其教育理念是促进全面发展。教授们坚信,成功来自广泛的学科涉猎。

  

  我当时选择成为一个“文艺呆”,主修政治学。在学习过程中,我上过一些引人入胜的课程,老师在课程中介绍了科技在政治方面的最新进展,比如在国家安全中所使用的技术。我还参加过“创业思想领导”研讨会,顶尖技术的创始人和投资者都会集于此。为了培养求知欲,我没有选择职业规划这类课程,而是学习了古代历史、政治理论和俄罗斯文学。在大学期间,我在医学伦理中心从事了两年应用哲学的前沿研究。毕业以后,我陆续在谷歌、脸谱和哈佛大学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这些技术公司和机构从事与网络及社会相关的工作。最终,我成为一名风险投资家,我的工作就是与科技创业公司会面,并对它们进行评估,与创业者共事,帮助他们成功创业与成长。

  

  我在斯坦福大学的教育经历告诉我,毕业的时候,我不能只会一套校园里但凡学技术者皆能掌握的那种二流技能,而是要掌握一套互补的技能,而且这些技能在当今技术驱动型经济中同样必不可少。我毕业时正好赶上史蒂夫·乔布斯在毕业典礼上演讲,他演讲中的那句“大智若愚,求知若渴”曾闻名一时。乔布斯也曾说过,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对创造伟大的产品至关重要,而且“光靠技术远远不够——只有将技术与文科结合,与人文科学结合,才能真正让我们内心愉悦”。

  

  文科技能

  

  技术革新中最紧迫的需求是在产品和服务中加入更多人类特质,这样技术对人类需求和欲望的察觉才能更加敏锐。睿智的史蒂夫·乔布斯就是认识到了这一点,且奉行不倦,才能创立世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当今想取得成功的公司和企业家也必须学会紧随其后,思考如何使产品和服务变得更人性化。乔布斯在设计领域尤具人文学科的前瞻性眼光。苹果麦金塔电脑是第一台为用户提供漂亮字体选择的个人计算机。乔布斯在这方面的审美,要归功于他在里德学院上的书法课。在斯坦福大学的毕业典礼致辞中,乔布斯评价苹果电脑的字体时说:“科学永远无法捕捉到那些美好、极具历史感和精妙艺术感的东西。”

  

  此外,文科领域的众多其他学科也对技术创新做出了巨大贡献。比如,心理学研究可以帮技术人员将产品设计得更符合人类情感和思维方式。想想火箭般飞速成长的脸谱,就能明白对人性化的理解在新产品、新项目和新服务的设计上发挥了多么大的作用。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马克·扎克伯格是个编程高手,既不善交际,也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但人们往往忽视了以下事实:扎克伯格高中毕业于菲利普斯埃克赛特中学,学的是文科。该中学秉行“哈克尼斯圆桌教学法”,即教学不是单纯的授课,而是以一问一答的方式探讨问题。扎克伯格本科毕业于哈佛大学。在校期间,他对拉丁语和希腊语很感兴趣,还在艺术史结课考试中得了“优秀”。他做过一个网站,在上面展示200件艺术作品,让他的同学们对艺术品的重要意义进行点评。这个网站可以看作众包研究平台的雏形。扎克伯格跟他姐姐兰迪一样,学的是心理学。创立脸谱时,他还融入了自己对心理学的见解:人类本质上总是渴望与他人发生联系。扎克伯格在脸谱产品的研发中融入了人类心理学,再加上他非凡的编程技巧,为脸谱早期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让文科毕业生“人尽其才”

  

  对文科教育的批评大多基于这样的错误假设,即认为文科专业学生与那些学习“思特盟”(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课程的学生相比缺乏严谨性,认为文科专业学生“感性”、没学过科学方法,而那些“思特盟”领域的学生学的都是科学方法。事实上,文科也教授了不少严谨的探究方法和分析方法,比如密切观察和面谈,而那些自然科学的追随者并不总是那么懂得欣赏。

  

  社会学家开发出了复杂的社会网络数学模型;历史学家收集了几个世纪以来有关家庭开支、结婚率与离婚率、世界贸易的大量数据,并用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以确定研究现象的趋势和成因;语言学家也已研发出语言进化的高科技模型,并且对自动化迅猛发展背后的一项技术——自然语言的加工处理——做出了重要贡献。有了这项技术,计算机能够准确无误地与人交流,并像苹果智能语音助手和亚马逊智能音箱那样人性化。

  

  文科教育的一个核心目标就是让学生追逐自己的激情,同时让他们能够发现激情。文科教育的核心任务是让学生能够接触到新的学术领域以及其他文化、信仰体系、调查和论证方法。文科教育与其说是为了让我们学会工作,不如说是为了让我们学会学习,并热爱学习。它既是一场有关知识的探险,又关乎建立基本知识技能,使学生今后能够继续追求新的兴趣,无论他们对这些追求的学习是否正规。这些基本技能——批判性思维、阅读理解能力、逻辑分析、论证、清晰而有说服力的交流——也为这些学生的职业生涯做好了充足准备。

  

  2013年出版的《人文教育》中有项调查指出,74%的受访者称文科教育“是在当今全球经济中取得成功的最佳途径”。这些人中不乏技术领域的雇主。领英拥有一个数据宝库,它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中揭示了“文科毕业生融入技术团队的速度比技术毕业生更快”。2010年至2013年,进入技术行业的文科专业毕业生人数的增速,超出计算机科学和工程专业人数的10%。

  

  当今最激动人心、最具影响力的创新是那些“从无到有”的创新。这种创新最初见于由极具影响力的创业公司投资者彼得·蒂尔与布莱克·马斯特斯2014年合著的《从0到1: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一书。“文艺呆”与“科技宅”的结合为教育、医保、零售、制造、警务和国际安全等领域的重要问题,提供了更有力的解决方法,这也是“从0到1”创新的源头。

  

  随着新一轮创新浪潮的兴起,每个年富力强的劳动者都希望紧跟浪潮。那些考虑自己职业生涯的大学生,希望引导孩子走向成功的父母,以及创业者和公司经理,无论在哪个行业,都必须明白将文科教育与技术结合起来的非凡潜力。

  

  (摘自《文艺呆与科技宅:文科教育统治数字世界》一书)


责任编辑:刘利香

文科教育

技术

免责声明

发现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请联系本网。

  • 京ICP备05049267号

  • 京ICP备05049267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063

  • 版权所有 发现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