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老是要学习的
2021-06-07 10:47:04
文章来源
发现杂志

因为老年人对社会来说是一种收益,所有人都有其自身价值,所以老年哲学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尽可能有尊严地、快乐幸福地变老。


60.jpg

  

  我们老年艺术的榜样所指明的是愉悦的平静,马克斯·韦伯能在给他太太玛丽安娜女士的献词中,对其生活伴侣,甚至对自己一直达到静寂无力的“高龄”做出高度评价,这种能力其实并不是天生就有的。韦伯必须通过学习才能获得这种能力,而学习并不容易,所以我们并不期望每个人都能获得这种能力。

  

  晚年大家都想长寿,却不喜欢变老。我们可以引用世界闻名的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的话——“伴随着成熟,我们将越来越年轻”,但我们也要认识到,“老年和青年一样,是个美丽而神圣的使命”,还有“以一种体面的方式变老,拥有与我们的年龄相宜的态度和智慧,是一种艰难的艺术”。老年的平静并不是凭空产生的,大自然绝不会自动赐予人类智慧,来补偿人类僵硬的关节和健忘的大脑。这一智慧,须由我们自己通过付出辛苦努力来获得。

  

  戈特弗里德·贝恩在他的演讲《艺术家的变老问题》中提出了对变老的见解。歌德在他的《格言与反思》中也说到了这一见解:“变老意味着所有行为方式的改变,我们或者停止行动,或者有意识地接受新角色。”用一位经验丰富的养老院主管的话来说:“懦夫不适合变老。”歌德也说过:“当我们老了,要做的事比年轻时多多了。”

  

  这时我们所需的学习并不是学术性的,并不像研究音乐史或工程学,而是生活实践,通过练习或训练获得,如学一门乐器、一门手艺或一门语言。从科学角度看,这些训练与消退学说并不相符。消退学说聚焦于体力、精神、社会和情感力量的消退。有益于老年的学说则专注于发展与年龄相符的利益与关系。这些学说思考的问题是:尽管晚年有各种艰辛,我们怎样才能利用剩余的潜能和机会?有益于老年的学说,旨在让人直到高龄还能对生活满意,享受“晚年的幸福”。

  

  老年艺术也像一般艺术一样,既没有哲学的也没有科学的妙方。每个人的天赋和兴趣不同,每个人都可以寻找自己的道路,也可以接受普遍性指导。

  

  老话说的“身心健康”让我们联想到多个维度,包括4个方面:4个L—— Lauf(运动)、Lernen(学习)、Liebe(爱)、Lache(笑)——结合在一起,如果能及时开始,就有助于形成可观的身体及精神、社会及情感的资本。

  

  人有运动器官,许多工作狂随着年龄增长会忽略掉运动器官。人还有永不生锈的精神,人是社会生物,就情感来说,还有灵魂,灵魂喜欢开心,而不喜欢烦恼。如果灵魂被忽视,即可验证歌德关于痛苦的观点:“灵魂必须通过眼睛(这里指身体)去看,如果眼睛黯淡无神,那么整个世界都会下雨。”

  

  从孩童时期到青少年时期,我们在一生中会通过相应的活动培养许多能力。我们要依靠这4个方面(还须补充健康的饮食和充足的睡眠)的能力才能生活。到了晚年,尤其是高龄时期,身体失去了活力,于是老年艺术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策略,就是重视这4个方面中的每一个,因为这4个方面并不是各自独立的,也不是可以彼此取代的,而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老年艺术的首要策略并不是重视其中一方面,然后再将这一方面最大化,而是考虑所有4个方面,并尽力寻求共同点,整合优化。这一策略可以确保适当激活身体的和精神的,以及情感的和社会的能力。

  

  哲学涉及的是内在的固有价值,与这种价值相伴的当然是一种外在优点、一种附加功用:这4个L对抗晚年衰弱的方式,就是将它推迟到更远的未来。

  

  几个世纪以来,作家和画家们——如卢卡斯·克拉纳赫——一直在寻找“青春之泉”。而自从培根的科学技术乌托邦《新亚特兰提斯》问世以来,科学就开始借助药物来实现这一理想。在不否认药物价值的同时,经验表明了科研所证实的:我们很大程度上是在自身和自己内心找到对抗晚年的力量的。

  

  关于4个L,古罗马著名政治家、哲人西塞罗早就有所了解。他曾谈到身体和精神的训练,以及开放自我以获得更大的社交空间,包括几代人之间无忧无虑地对话。

  

  把西塞罗放在一边,我们来看看第一个L,也就是运动,它指的是运动系统的活动。无论是徒步、游泳还是骑车,无论是踢足球还是打手球、网球、高尔夫球,无论是去健身房、去滑雪,还是练瑜伽、气功、太极、功夫或其他东亚防御术——运动都会加强肌肉,激活肌腱、筋膜,对抗关节疾病。此外,如果我们不过度训练或服兴奋剂,运动还可以对抗危害健康的重大疾病,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高血压、肥胖和肾虚。

  

  运动还可以缓解烦恼以及职业压力,也能联系到第4个L(笑)。如果适度进行,运动就会让我们放松、愉悦甚至享受,尽管有不可避免的劳累,到最后却会感到巨大的幸福。另外一个用途是化妆及疗养无法取代的:运动可以真正抗衰老。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会衰老,而是运动可以大大延长具有高生活品质的生命。

  

  第二个L——学习。教育是避免不必要的快速衰老的有效途径之一。拥有书籍并每天阅读超过30分钟的人,预期寿命约可延长两年。教育增加了大脑中的“关联”,更能对抗痴呆。能以经济且可持续的观点思考的人就能够认识到:我们在阅读中投入的时间,最终都会在延长的生命中得到回报。

  

  众所周知,学习一开始是教育和培训,然后是进修、深造。学习可延伸到与专业无关的阅读,突出表现在学习乐器或外语中,还表现在文化旅游中、民间大学课程中、老年大学中。在一幅玛土撒拉的草图中,画家戈雅配上了一句话:“我还在学习。”学习还有个附加用途,即能对抗压力和烦恼,因此无须沉醉于对老年病学救赎的幻想中,学习也具有抗衰效果。此外,还可借此逃避无聊和孤独。

  

  第三个L——爱——说的是丰富多彩的社会关系,从伴侣关系延伸到亲戚、朋友,还包括和他人一起参加运动协会、乐队、合唱团或徒步组织等。我们在所有这些形式中培养最重要的“美德”——友谊,在合理范围内对抗衰老。被认可以及被爱的感觉,比许多药物更有效。

  

  人生智者建议,不要觉得工作生涯结束得太突然,要及时培养高品位的兴趣爱好,这样才不至于觉得一周7天都是周末。丰富多彩的志愿工作和民间社会工作也同样重要,它们可给每个人提供适当的发展机会,以及得到认可和建立自尊的机会。

  

  第四个L——笑——可以防止我们一味顽固、自以为是和苦闷,让我们保持愉悦。笑代表人的情感方面,代表放松、热爱生活、有生活的乐趣。驾驭情感而不是一味地发牢骚和放纵坏脾气,这样,我们到生命终点时就可以说:“真好!”在充满情感的生活中,很幸运,笑也有附加功能,即具有一部分抗衰作用。比较一下一张愤怒的脸和一张放松的脸:微笑是最好的化妆品,或者用一句诗来说,“笑是灵魂的音乐”。

  

  我们必须尽早开始实施这4个L。无论是早熟还是不谙世事,我们都应该在年轻时想到晚年。我们要开始积累资本,积累身体和精神上的资源和美好的回忆,而且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要求我们有克服痛苦经历的能力。我们要开始培养这些能力,然后才能赢得收益。当然,反之亦然。年轻时过分消耗健康的人,以后就会为这种生活方式付出代价。

  

  (摘自《优雅变老的艺术:美好生活的小哲学》一书)靳慧明 译


责任编辑:刘利香

变老

老年哲学

免责声明

发现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请联系本网。

  • 版权所有 发现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