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逊,有效领导力的基础
2020-07-06 10:54:26
文章来源
发现杂志

在大多数外行看来,自信是领导力的核心要素。毕竟,如果你对自己制定的战略和自己的角色都没有自信的话,就无法领导他人。没有人愿意追随一个优柔寡断或者对自己的能力不自信的领导者。

微信图片_20200706105544.jpg

那么,自信的核心是什么呢?

在我看来,真正的自信绝非“戴着自信的假面”,也不是欺骗式的虚张声势,更不是最糟糕的错置的自大,而是一种对自己能力和性格的真实认知。这种认知不应源于傲慢的情绪,而应源于谦逊的态度。傲慢会蒙蔽我们的双眼,让我们只为自己的强项沾沾自喜,却对自己的弱点置若罔闻,对他人的优点更是视而不见,久而久之,就离犯下灾难性错误不远了。但谦逊,则让我们能够意识到自己还欠缺什么并及时补救。谦逊让我们真正建立自信。

谦逊从何而来呢?以我的经验,谦逊的来源有两个:

第一,我们必须明白成功有幸运(luck)的成分。我特意选择了“幸运”一词,而非它的近义词“运气”(fortune),因为后者往往暗示着某种与自身利益相关的超自然力量。让我们直面一个事实:我们能生在和平国家,已然是幸运的。如果我们生在战争频发的国家,人生际遇将迥然不同。

我出生在美国一个中产家庭,我的父母都接受过大学教育。他们在我上学前就教会我读书,给我提供了利于职业发展的教育机会。但今天的我们身处美国,其实与祖辈贫寒的出身并不遥远。我的大部分祖辈在19世纪前半叶的爱尔兰    饥荒中移民到美国。我的曾曾祖父以手工劳动起家,后来成为运货马车夫,他每天用手推车或者小马车在布鲁克林周边运货。事实上,几乎我的全部曾曾祖辈都以手工劳动为生,从搬砖工到木匠再到农夫。其中一些祖辈不认字更不会写字,他们在弥留之际,只能用一个“X”符号在遗嘱上签名。

两代人之后,我的祖父接受了大学教育,并最终成了一家银行的副行长。但对第一、第二代的祖辈移民来说,他们过着艰难的生活,几乎每年都面临失业的困境,而且家中经常有一个甚至两三个孩子夭折。祖辈为了子孙能有更好的生活而辛勤付出,而我是这一切的受益者。我出生在这个家庭,享受着祖辈世代努力的成果,是何其幸运。认真思量这些事实,就会让一个人变得谦逊。

成为学术界中的一员,也会让人变得谦卑。在学术机构中,在同一栋楼里,总有人在某一领域懂得比你多,甚至有些学生都可能在某一领域比你更加专业。这就是谦逊的第二个来源:你不是房间里最聪明的人。你的努力最终能否换来成果,取决于整个团队,你需要他们的专业技能和全力协助才能成功。所以,最好的做法是,在一开始就承认自己有所不知,了解你的团队知道什么,并虚心地寻求他们的支持。


在寻求帮助和工作环境中

习得谦逊


身处学校高层,筹款是践行谦逊的最好工作之一。当你面对数千名员工、数以万计的学生和上亿美元的预算和捐款时,你可能很快就被权力冲昏头脑。此时,筹款这项需要用谦逊的态度来完成的工作,便是很好的解药。

如果把所有推动募款工作顺利完成的准备都算在内,那我估计花费了全部工作时间的近1/3甚至一半,来为斯坦福大学筹款。这对我的家庭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在我与妻子的前25年婚姻里,我们习惯了在结束每天的教学工作后,6点钟准时回到家中。我很少出差,因为我经常要授课。但在我作为大学校长负责筹款工作后,突然之间,我变得需要经常参加晚宴,一年要花十几周的时间穿梭在各个城市去会见校友,甚至我每天的午饭时间都会被筹款工作占据。

值得庆幸的是,我得到了许多帮助。通常,工作勤奋的校友志愿者和斯坦福大学发展办公室的专家,承担了大部分繁重的工作,每年跟进几千笔小额捐款,每个团队对自己做的事情都很擅长。斯坦福大学发展办公室就如同一个“媒人”,寻找与大学重大发展意愿一致的捐赠者,并对接各方需求。校友会则侧重维系校友和大学之间的长期友好关系。

至于我,作为大学校长,我明白自己只是完成这些任务的一个工具,而非引擎。无论是在地区校友会致辞、与潜在捐款人进行私人谈话,还是接受校友杂志的采访,我做出的贡献,都是基于他人的大量准备工作才得以实现的,而这也正是谦逊的来源:我时刻提醒自己,并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这项任务,许多人在通过他们的努力争取让捐款人说“同意”,而我只是最后敲定了这份协议。最重要的是,我明白这些校友和重要的捐赠者,并不是和我——约翰·汉尼斯这个人会面磋商,而是在面对斯坦福大学的校长,这个职位有一天也会属于别人。

所以,我的角色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的职位,我是斯坦福大学的最高代表。重要的捐赠者希望和斯坦福大学校长握手合作,并不是因为校长是我,他们希望确保自己所支持的倡议,会得到学校的关注和资源投入。他们要求我用自己的名誉担保会对他们的捐款负责,而他们也有充分的权利提出这样的要求。

至于那些巨额捐款,通常都是在没有其他任何工作人员在场的一对一情境中谈成的。此时我独自面对的,往往是一个非常知名、卓越且目标清晰的人,一个正在做出巨大承诺的人,一个毫不犹豫地注视着我的眼睛,问我是否愿意做出同样承诺的人。如果这些都不能让人谦逊,还有什么可以呢?


培养谦逊的品质


我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其过程绝不是轻而易举或自然而然的。在我的职业生涯早期,我的每一次讲话都基于充满图表、文本、公式的幻灯片和文案。突然之间,我的身份转换为大学校长,我开始需要与不同规模的人群进行交流,有时要单独面对一位重要的捐赠者,有时要面对毕业典礼上的两万名听众。无论要面对多少人,现在的我都没有了投影仪和幻灯片的辅助,甚至鲜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公众演讲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信手拈来之事,但于我而言却难于登天。最初,这类事情令我惶恐不安,但我只得从点滴做起,一步一步学习。

尽管在当时我并未觉得幸运,但回看往昔,我很幸运在职业生涯早期就曾碰过壁,甚至陷入困境,也因此得到历练。

1988年,我36岁。在此之前的两年,我创立了美普思公司,公司在创立之初发展迅速。我们期望公司一直保持这样的发展势头,便加快了雇用新员工的速度。不幸的是,好景不长,公司增速很快就放缓了。尽管我们依然在扩张,营收保持坚挺,合同也一个接一个地签订,但同时成本以更快的速度一路飙升。由于当时正值两任CEO的交接关头,我们延误了最合适的融资时机。结果,资金链断裂,我们甚至面临着无法支付下月员工薪水的危机。

危机之下我们只得裁员。在120名员工中,有40名要离开公司。公司执行团队认为我们应重点保留工程师,这也使得其他岗位的员工可能面临更严酷的打击。裁员通知书将在星期五上午发出,中午他们便要离开。

这是一个非常糟糕、让我始料未及但不得不面对的状况,我再也不愿有这样的人生经历。在这样的时刻,如果我们当时足够谦逊,并虚心接受教训,就会有从错误中学习并改正的机会。那一天带给我的人生教训,到今天还在影响着我。

紧接着,新任CEO鲍勃·米勒决定在那天下午为“幸存者”召开一次公司全体员工会议,这是当时我们能做的最好选择。他要求我发表一个鼓舞士气的讲话。尽管我内心很不情愿,但作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我明白此刻我应该站出来。我开门见山首先承认我们犯下了错误,也努力为员工描绘了公司的美好前景。最终,我很庆幸自己做了这次讲话,尽管当时我还未意识到,但这次坦诚地承认错误并成功地鼓舞了员工士气的讲话,为我的未来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2000年,当我被任命为斯坦福大学校长时,我需要站在数百人面前发表一个简短的讲话,介绍我的工作计划和学校的未来发展计划。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在没有任何投影设备的辅助下进行正式演讲。如果是学术演讲,或是上课,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很好。但公开演讲完全不同,这令我感到非常紧张。我应该如何去克服这种情绪呢?最终,我觉得自己应该对被选择担任斯坦福大学校长一职保持谦逊的态度。讲话中,我强调自己备感荣幸,强调在我之前的历任校长为斯坦福大学做出的杰出贡献,强调我多么殷切地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斯坦福大学成为一所更好的大学。

早年的经历让我在面对这类场合时有所准备,并且对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有深远的影响,比如在带领斯坦福大学应对“9·11”事件和2008年金融危机时。这些事情都让我更加谦逊,让我敢于直面挑战,而最终,也帮助我成长为一名领导者。


谦逊和雄心壮志


我们讨论的“谦逊”,并不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性格特点,尽管懂得反思自己与生俱来就享受到的一切,会令你变得更加谦逊。我指的也并不是那种丧失自我的谦卑。真正的谦逊,是一种有技巧、有主见的做法,是成功领导者应当具备的特质,就像我们常说的勇气、决断力那样。谦逊的领导者,意味着用实际行动而非自我标榜去赢得别人的认可,意味着你能意识到并且可以开诚布公地承认自己的理解或决策未必正确,意味着你明白自己也需要寻求别人的帮助,意味着你能珍惜从失败中学习的机会,也意味着你能直面那些让你成长的挑战。

这种谦逊并不意味着缺乏雄心壮志。亚伯拉罕·林肯举止谦逊,但同时他也胸怀大志。而我也是个有抱负之人,但我的抱负绝非仅仅关注个人所得(尽管在打游戏或者打高尔夫时,我的确渴望赢),而是希望能给世界创造不同,希望能为我所服务的社区和组织带来福祉。或许唯一能让谦逊和雄心壮志两全的,就是对能造福他人的事情充满热情与雄心壮志。


谦逊,个人成长之本


在我即将从校长的位置卸任前夕,我曾和艾萨克·斯坦一起回忆往事,他是校董会主席,也正是当年决定任命我为校长的选聘委员会的一员。此时艾萨克正在寻找我的继任者。他说:“约翰,你知道吗,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当初选择你作为校长的原因,是看重你在工作中不断成长的能力。”

我把这句话视为对我的鼓励,当然我尽量不去回想在15年前自己刚刚上任的时候有多青涩。对艾萨克而言,这种不断成长的能力,远比其他能力更重要。他在我刚获得任命时,也无法预见我在工作中的快速成长能力有这么重要。如今,他和校董会正试图寻找有效的方法去衡量这种能力,作为他们以后筛选校长候选人的标准。

别人如何判断你在工作中的学习能力呢?我认为,一个人的谦逊程度是一把很适合的度量尺。如果你承认自己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承认人人都各有所长,承认人们在讨论时碰撞出的想法总比一人独断的观点要好,那么你自然就会保持谦逊,也就会在工作中投入更多的时间,让自己做到更好。

在某种意义上,当你把谦逊作为领导力的核心时,领导者的角色也会随之发生改变。这个道理是我在美普思公司学到的。在一个初创公司的环境中,你的时间非常紧迫,任何一个错误都会变得非常致命。因此,如果你把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位置,把员工视为下属,那就绝对无法成功地领导这个团队。相反,你和员工应当平等相处,懂得每个人都是团队中同等重要的成员。你要做的不是告诉别人应该做什么,而是亲力亲为帮助他人做到更好。这也解释了为何当我们公司准备将研发出的第一枚芯片投产,但缺少人手做最终检测时,我自告奋勇上手编写了测试芯片的程序。

美普思公司的首任CEO威蒙德·克兰也是这样做的。他曾经宣布我们在每个星期六上午都要召开全体员工会议,因为他希望告诉员工在周末应该至少工作半天。通过召开这些会议,他向我们清晰地传达了一个信息:即使是像他一样的高层领导,也需要这样付出努力。但他为辛苦的工作增添了一丝甜蜜:在每次的周末会议上,他都会为员工准备甜甜圈。我还曾看到过这位CEO在午餐间擦桌子,他希望告诉员工,他和大家并无差别。在一个竞争激烈、充满压力的高科技创业公司,我深深地为这位CEO的举止而感动。多年以来,这些记忆一直在我脑海中萦绕,不断告诉我如何做好一位领导者。

尽管正如大多数人一样,我有很多需要保持谦逊的地方,但我首先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天生就很谦逊的人。但是,我深刻意识到为人谦逊的重要性。也许当你做出错误的决定时,正是你最需要保持谦逊的时刻。再成功的领导者也会犯错,所以我们应该接受错误,有勇气承认错误,并积极地向前看。认错并改正的过程绝不容易,但谦逊的品质会让这个过程变得轻松很多。

(摘自《要领:斯坦福校长领导十得》一书)


责任编辑:

谦逊,领导力

免责声明

发现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请联系本网。

  • 京ICP备05049267号

  • 京ICP备05049267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063

  • 版权所有 发现杂志社